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回到1992當土豪》-第29章、腳板煎蛋來看看熱推

重生:回到1992當土豪
小說推薦重生:回到1992當土豪重生:回到1992当土豪
人们正自惊异之间,只见郑八斤真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匝钱,外面竟是四人头。
这是刚出没两年的票子,十里村人很少有人接触过,但是,一看上面写着100的字样,着实让他们再度惊讶。
从郑八斤手里拿着的票子分量来看,不少于五千。
温哥自然认得这票子,眼里闪过后悔,可能真是要少了。
这时,郑八斤抽出两张四人头,看着温哥说道:“不就是区区两百块吗?我想,我现在是出得起的!”
“拿来吧!你小子算是捡了便宜,如果按天数来计算,少说也要五百。”温哥极不情愿意地伸手。
“哈哈,做人不可太贪婪!”郑八斤似笑非笑,把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又把剩下的钱放回到了衣服口袋之中,才说道,“俗话说,心大烂肺!你不过十块钱的本,能赔你两百,已经是够意思了。”
“好,行了,两百就两百,拿来吧!”温哥说着,在两个跟班的搀扶下,往前走了一步,到了郑八斤的跟前,伸手就要接过钱。
“等等!”郑八斤说着,往后退了一步,把钱举得高高。
“你,你敢不赔?”温哥和三个跟班同时一愣,瞪着郑八斤,脸色也变得有些冰冷。
“怎么会呢?我郑八斤是那样的人吗?你可以打听一下,只要是有依有据的,我欠过谁?”郑八斤说着,扫了一眼人群。
这些人的心思他自然懂,当初要他们拿出依据来,没有人拿得出。
如果现在自己给了温哥,他们一样会来找自己要钱。
“你要依据是吧?”温哥的脸色变了,这哪来的依据,在这十里村,就还没有欠条这种说法。
“对,并且,你当初是怎么说的?只要我三天拿出两百块来,你就怎么着?用脚板煎鸡蛋给我吃!”郑八斤依然在笑,回头对人们说道,“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
正要掏小本子的温哥,倏然全身一僵,沉声骂道:“你他妈的耍我?”
“我耍你?你看我是那样闲的人吗?这明明是你耍我,当初可是你亲口说的,男子汉说话,就得算数,不然,哈哈!”
“不然怎样?”温哥自然知他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依然质问郑八斤。
上山打老虎额 小说
“不然,你就弄套妇人的衣服穿着,在这十里村游一圈,边走边喊,我不是男子汉,我说话不算话,不是男人!”郑八斤笑容满面地说,眼前都浮现出了,温哥一瘸一拐的样子。
人们听得一呆,这招太损了,温哥可不是一般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颜面扫地的事?
温哥气得脸色发紫,看着郑八斤说道:“你小子找死!信不信我要你一只手。”
“哈哈,你这是在威胁我?”郑八斤大笑一声,轻声说道,“你都成了这样,还要我一只手?”
“哼,对付你,不用我亲自动手。”温哥看了一眼身边的三人,沉声说道,“谁打断他一只手,我给他一百?”
三人互看了一眼,放开温哥,向着郑八斤走了过来,沉声说道:“你小子找死,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敢不还温哥的钱!”
“是吗?但是,有人敢打断他的腿,自然也有人敢打断你们的!”
郑八斤的话,让三人同时一僵,呆住了。
“但是,我是文明人,不想动刀动枪。我给你们一个选择,离开他,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没有能力再罩着你们。”郑八斤说着,接过了身后一个工人手里的墙锤。
墙锤虽是木质品,但是,手柄两米长,如果真要动手,一般的刀子难以近身。
三人心里一惊,出于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万没有想到,在这么一个小地方,有人敢于出手。
神级强者在都市 剑锋
郑八斤心里暗笑,果然还是那句话,谁狠,谁下得了手,谁就是大哥。
“这样吧,他给你们一百要我的手,我给你们两百,要他另一条腿?”
三个跟班,看着郑八斤手里的墙锤,有些发虚。又听了郑八斤的话,更加的犹豫不决。
说实在的,就算是不怕死,也怕痛,犯不着跟他拼命,并且,郑八斤可是出两百,一看就是有钱人,犯不着得罪他。
但是,他们也不敢反过去打温哥,最多就是两不相帮,两边都不得罪。
清清早来到了现场,看到郑八斤要和人动手,想上前,却被胡英拉住。一个弱女子,上去于事无补,反而会添乱。
“好了,三位大哥,这事跟你们没有关系,为他这样的人强出头,已经没有意义。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郑八斤见三人怂了下来,见好就收,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三人盘算了一下,退到了一边。
温哥气得脸色发黑,但是,现在腿不方便,自然不敢跟郑八斤拼命。
郑八斤沉默了许久,看着温哥说道:“怎么样,是要表演一下脚板煎蛋,还是要穿件妇人的衣服?”
“你他妈的给我等着,敢耍我?一定让你好受!”温哥不敢动手,狠话是要说的,不然,真是没在面子。
然而,这面子,在金钱面前,什么都不是!
“行,我等着,随时逢陪!”郑八斤说着,反而向温哥靠近,轻声说道,“你猜,当初我为何会答应三天后给你两百?我当时是可以还你一百的,身上也不止一百块?你不觉得奇怪?”
“哼,你给老子设了圈套,早就想要赖账不还?”温哥气愤地说。在这一刻,他相信了郑八斤,一定是发了什么横财,不然,现在身上哪来这么多钱?
“不是,是你给我设了圈套,十块钱就想让我给你当丫头。我不还你一百,情愿还你两百,是算到你三天后会失约。”
“你怎么知道我会受伤?”温哥惊异地看着郑八斤。
这一刻,看热闹的人不敢靠近,怕两人打起来,误伤到,又听不清两人小声说的话,一时之间呆了。
“凭直觉!”郑八斤笑了笑说,“现在给你一个面子,不然,你以后也难以在江湖上混。”
“什么面子?”温哥下不了台,反而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还你十块,这样你也不亏,不然,就拼个鱼死网破,反正现在你带来的手下,已经不会为你卖命,你自己掂量一下。”
“好,算你狠!”温哥看了一眼退到一边的三名跟班,狠狠一跺脚,扯动了伤口,痛得咬牙切齿!
“那就把你账本上的数据划去,从此,你我两不相欠,也许将来,我资金周转不开,再找你借。但是,兄弟给你出个主意,以后要借钱,最好是让人留下个字据。不然,你从别人手上硬收,无凭无据,容易被人控告,说你强抢他人钱财,那可是要坐牢的。”
郑八斤说着,抽出一张大团结,塞在了温哥的手里。
温哥一愣一愣地看着郑八斤,回味着他所说的话,好像是有几分道理。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郑八斤没有再理会,回头把墙锤交给了那名舂墙人,说道:“大家继续干活!别耽误时间。”
人们呆了,不敢相信,郑八斤几句话,就把不可一世的温哥等人给吓住了。
温哥拿着钱,狠狠地瞪了郑八斤一眼,转身慢慢地离开。
清清和胡英同时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