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魏晉乾飯人 鬱雨竹-第166章 一箭射中分享

魏晉乾飯人
小說推薦魏晉乾飯人魏晋干饭人
赵驹和汲渊在右翼掠阵,看不到赵含章,自然也不知道她已经杀疯了,完全沉迷于追杀刘景之中,见中军冲锋,而士气不弱,汲渊便道:“可以打, 我们静候。”
蔡参将也在等,等到鼓声进行到第二段时,灈阳城门打开,从里面杀出一队士兵来。
他一见,精神一振,就要下令冲, 汲渊拦住了他,“蔡参将, 且再等等,等匈奴军向两边撤我们再上,现在还是呈合围之势便好。”
“我们士气高涨,已经前后夹击了,再等下去我们连汤都合不上了,此时合围不更好?”
汲渊坚持,“等他们散出来一点儿再打,一会儿要是杀得太狠,还要放开一个口子让他们逃命,这样他们才不会过于拼命。”
蔡参将不想听他的,奈何赵家的兵马只听汲渊和赵驹的,他们两个不下令,三千兵马就老实待着没动。
蔡参将不觉得自己手上的两千人就能挡住要突围的匈奴军,因此脸色铁青之余,还是只能先老实待着, 不过他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愤怒,“赵三娘临走前下过命令, 让你们都听我的,结果你们却临阵不听令, 待此事毕,我一定要和章太守告你们。”
汲渊含笑应道:“蔡参将请便。”
赵驹则是撇撇嘴,章太守又管不到他们头上来,和他告状有什么用?有本事和他们女郎告状。
辰东 小说
灈阳城内的守军杀出,一直又稳又狠的匈奴军终于胆怯了,连忙去找他们的将军。
然后发现他们将军正和对面晋军的那个小娘子打得不亦乐乎,完全忘记了指挥兵马。
刘景并不是不想脱身,他是老将了,自然察觉到局势现在不妙,但赵含章咬得太紧,他不仅不能脱身,连分神都难以做到。
一旦分神,本就隐占上风的赵含章可以立即劈死他。
和他不一样,赵含章今日不是指挥,她就只管带着秋武做個小兵冲杀,听鼓声死死的咬住刘景就行。
魔枪幼女莉佩佩
“将军,我们被包围了,要后撤!”
刘景:!!!
你奶奶的, 会喊你倒是上来帮忙啊,隔着十来个人冲他喊有什么用, 没人替他挡住赵含章,他怎么撤?
对方终于发现刘景的难处,带着人杀开晋军士兵,想要挤上来挡住赵含章。
但秋武很快也杀掉周围的匈奴军迎上去,“你的对手是我!”
赵含章一剑杀掉过来挡她的匈奴兵,骑马追上正要跑的刘景,刘景听到破风声,只能回身举刀挡住,这一刻,他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伱奶奶的非得杀我是不是?有本事来追我啊。”
说罢狠狠的一推,用刀将剑隔开后大声吼道:“向两侧后撤,突围而出……”
说罢,他率先向一侧冲去,赵含章带着人就追上去……
最后赵含章和赵驹在乱军中相见。
汲渊在匈奴军从侧边冲出来时才同意包围上去,于是,刚甩开晋军中路一小段的匈奴军就遇上了他们。
汲渊知道哀兵必胜的道理,所以不想把匈奴军逼得太狠,看他们打得血性起来,已经要开始不要命了,于是让人留开一个缺口让他们跑。
只要有这一个缺口的希望在,他们就会惜命,就不会很拼命。
刘景最先发现那个缺口,带着人就冲杀过去。
赵含章在后面追,也看到了那个缺口,立即大声喊道:“汲先生,封住口子,留下刘景。”
刘景已经带着人先她一步冲了出去。
赵含章打马便追。
汲渊没想到女郎杀人能追到这里来,连忙喊道:“女郎,穷寇莫追啊。”
傻傻王爺我來愛
赵含章追出去,看着带着几骑飞奔而走的刘景,将剑插回去,将弓箭拿在手上,一边骑马追赶,一边拉开了弓,她目光一沉,心都静了下来,眼里只看得到前面飞奔而逃的刘景,连耳边的风声都静了下来。
赵含章手一松,箭矢如流星一般急射而出,噗嗤一声从他的后心插入,刘景骑在马上晃了晃,没摔下马,而是继续打马而行。
护卫们大惊失色,叫道:“将军!”
赵含章看他们跑远,追也追不上了,便勒停马,无限惋惜的看着他们远去,“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死。”
汲渊追了上来,有些喘,“女郎,穷寇莫追啊。”
“我知道,这不就停下了吗?”
汲渊也看向远方,一回头看到突围出来的匈奴军吓了一跳,“女郎,我们先避到一处……”
赵含章已经把弓重新挂上,抽了剑就冲杀上去,“秋武,保护汲先生退到一边……”
汲渊:……
他没忍住,扭头问秋武,“女郎是不是太爱打仗了些,这见血杀人的事不应该害怕吗?”
秋武很自豪的道:“岂能将女郎与一般女子等同视之?”
赵含章一路杀回战场,大声喊道:“刘景已死,你们还不投降吗?”
管他死没死,先瓦解匈奴军的士气再说。
果然,这话一传出,晋军就开始大声鼓噪起来,到处都在跟着喊,刘景死了……
还在努力突围的匈奴军不想相信的,但一来喊话的是刚才能打败将军的赵含章;
二来他们趁着杀敌的空隙往四周一看,没发现他们将军,说是突围出去了,旗帜还在,但……心慌慌。
于是,匈奴军溃败,在前后夹击和左右的包围下,他们只突围出百来人,剩下的,不是被杀了便是被俘虏。
灈阳县的乔参将一身血迹的上来见章太守,“章太守,使君有情。”
他看向其余人等,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最后远远的看向远处的赵含章,“那位小将是谁家的?使君也要见。”
章太守扭头去看,沉默了一下后道:“那是西平赵氏的三娘。”
乔参将微微瞪眼,“女郎?”
不眠不休的追梦与恋爱
章太守颔首,“不错。”
正说着话,赵含章骑马过来,她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都是别人的。
她冲章太守抱拳问道:“世伯还好吧?”
章太守露出笑容,“我并未受伤,倒是世侄一直冲杀在前,可有受伤?”
“没有,”赵含章笑道:“宵小之辈还伤不到三娘。”
章太守便感叹道:“没想到三娘竟有此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