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琉生傳-第七章 下視九界讀書

琉生傳
小說推薦琉生傳琉生传
部落的房屋非常古怪,高高低低各不相同。
有些以原木搭成,厚重结实。
有些则将巨树掏空,自然原始。
有些搭在枝杈上,像是鸟巢。
习性完全不同的生命汇聚在一起,共同塑造了这个村落,看起来杂乱无章,却饱含丰富的美感。
神秘猫女
前辈,这不叫恋爱
村民的动作很迅速,当诸神来到村落中心时,这里已经燃起了篝火,许多小孩围着火堆又唱又跳。
一头身形庞大的巨兽被拉扯出来,发出一声声悲鸣,强健的妇人们操刀拆分,大块的鲜肉用树枝串好,架在篝火上炙烤。
众神停下脚步,站在横穿村落的云水小溪旁。
这条小溪只有十几米宽,溪水清澈,鱼虾成群结队的畅游,一朵朵粉嫩的荷花浮在水面纵情绽放。
一节节白嫩莲藕在溪水下格外喜人。
然而吸引诸神的却不是这些!
溪水之下并不是污泥石卵,而是层云簇拥下的九界山川。
穿透晶莹的溪水,竟可居高临下俯视九界。
“老朽便是透过这云溪净水看到下界真神之威,所以心中拜服向往!”
众神从未想过天上竟然还有一双双眼睛在注视一切。
大猿神双手捧起纯净得几如空气般的溪水,伸出舌头舔了舔,露出惊喜的表情,直接趴在溪水里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大呼好喝。
诸神纷纷品尝,溪水果然甘洌甜美,内中孕育的灵气远超九界河流。
诸神对视,眼中都有异彩闪烁。
群星璀璨,篝火熊熊,肥厚的烤肉上油花爆裂的声音是天地间最美妙的音乐。
众神和云主、席地坐在一处,还有几个身材魁梧壮硕的战士相陪。
自然天神的五个脑袋已经捧着酒碗对饮起来,他们彼此劝酒如连珠箭一样,旁人根本插不上嘴。
大猿神扯了一条最大的烤腿,咬一口水果吃一块烤肉,忙得不可开交。
冥神正襟危坐手持摇扇,将烤肉撕成一条条小块儿慢条斯理的咀嚼。
阿修罗魅态横生,盯着旁边作陪的异族战士痴痴娇笑,这战士样貌大体类人,面孔尚算英俊,被阿修罗轻挽手臂,酥胸紧贴,羞怯的鹌鹑般僵硬,皮肉红得犹如烤熟的大虾。
……
一吃饭众神就显出原形。
“你们就没想过离开这里到九界中去生活?”焰海举起酒盏,好奇的问道。
“下界再好也比不上云海空域,况且,这毕竟是我们的故乡,故土难离啊。”
与焰海酒盏相撞,满饮后,云主望向在众神中不声不响的兀辛,疑惑道:“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叫兀辛便可。”兀辛正在饮酒。
云主沉吟着继续问道:“我们是否曾在哪里见过?”
兀辛放下酒盏,仔细打量云主,随后摇头:“应该没有见过,我老龟一族寿数悠长,在天地间有许多族人,且大多不化人形,你见过如我这般的老龟也是极正常的事情。”
云主恍然点头笑道:“应是如此。”
“请问真神您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呢?”云主望向大碗饮酒的赤战。
“我们转一转增长下见识就离开。”赤战将酒水咽下,准备开口的时候,天章大神抢先说道。
云主扫了眼赤战,随后举起酒盏道:“诸位不妨就在此住下,好叫老朽一尽地主之宜,以后我们天上人间还可互通有无,成为很好的朋友。”
赤战白了抢话的天章一眼,随后爽朗大笑起来:“如此甚好,你们也可到陆地做客,俺带你们游览九界,吃遍天下美味。”
篝火前,模样俊美的女子载歌载舞,酒气上头的大猿神全情投入,拎着酒壶登场,一会儿踩掉人家的皮裙,一会儿扯得姑娘摔倒,引来一阵阵娇呼惊叫,这些姑娘倾慕者众,一群年轻力壮的少年气愤冲来,在大猿神身上爬上爬下,大猿神当即认输求饶,引来一阵阵欢笑。
这场欢迎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除了自然天神觉得还没尽兴,五颗脑袋有些郁郁寡欢外,称得上宾客尽欢。
夜风荡起,在这九天之上,狂风呼啸非陆地能比。
躺在结实的原木房屋中,耳边全是狂风蹂躏木屋的吱嘎声响,屋中篝火熊熊让人昏昏欲睡。
佐镇之冬
“大猴子哪里去了?”众神四处观瞧,房间里果然没有大猿神的身影。
台東 套房 出租
“那泼猴最是跳脱,到了这里处处新奇,能在屋中呆住才怪,想必四处玩耍去了。”天章大神摇头道。
“这猴子该不会去偷人家的东西吧?”大神轮忽然警觉起来,他是深受其害,被偷的这根弦儿绷得紧紧的。
众神面色尽皆一凛,都觉得大有可能。
大泼猴奸懒馋滑样样出众,偷鸡摸狗处处在行,撒泼耍赖得心应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我去找他!”大神轮双袖一抖,立时钻出无数颗眼珠,翻滚着钻出木屋。
重生之正室手册
“焰海还有天章!云主如此待俺们,请俺们吃肉喝酒,还叫最美的女人给俺们跳舞,又给俺们房屋住,情深意切,你们两个为何还要欺骗云主?”赤战早就看焰海和天章不顺眼了,此刻没有外人,立即质问。
天章揉搓着胡子解释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些龙族遗民与我等非是同类,其心难料。贸然告知我们的目的未必是好事。”
众神纷纷点头,只有赤战满脸不爽:“你们这些奸诈小人一天不搞十几个阴谋就活不下去,直接告诉俺的好兄弟云主,说不定他能帮我们找到灵气枯竭的原因。”
众神纷纷摇头,一顿酒肉就成了好兄弟,当赤战的好兄弟实在太容易了些。
“天亮后我们就进入遗迹,这个村落没必要的话还是不回来为妙。”大神冥双目微垂,沉声说道。
“为什么?云主把俺们当兄弟,俺们也应该把云主当兄弟,不告而别,岂不是要伤了云主的心?”
焰海无奈的道:“赤战,正是因为我把云主当成是兄弟,所以才不会再回到这个村子,我这是在保护这个村子。”
“焰海,俺最烦你这说话吞吞吐吐的模样,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不要跟老子拐弯抹角。”
天章大神在一旁解释道:“与兄弟相处距离很重要,云主和我们不是同类,彼此之间难免会有诸多摩擦,我们的关系最好保持在喝酒吃肉这个层面,一旦深入下去,兄弟不能做还是一件小事,弄不好是要血流当场,那个时候这一片村落恐怕就要被夷为平地了,诸神有几个脾气好的?”
赤战倒也不是真的愚蠢,他只是不愿费脑子去想拐弯儿的东西,天章和焰海解释之后,赤战也就不再继续纠缠。
不过他依旧看不起谎话连篇的奸诈小人焰海和天章。
总觉得这两个人花花肠子太多,待人不够真诚,不值得深交。
“龙魂侍卫和这些云海遗民也不知是什么关系,云主能下视九界,对我们诛杀龙魂的事情绝口不谈,我不信他们对此一无所知,这其中定有隐情。”焰海沉声说道。
“云主前倨后恭,或许有所图谋。”
“这里绝非久留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