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硝煙下的緘默者 ptt-第四十八章熱推

硝煙下的緘默者
小說推薦硝煙下的緘默者硝烟下的缄默者
从杂货铺里面出来,刚要上车时候,不经意抬头看来一眼,向北总感觉刚刚好像有人看了他一眼,就在商城的二楼,向北感觉很不好,调转车头,他准备去商城里看一看,一来看看是否真的有人注意他,另外就是韩冰已经几天没有联系了,他也要看看韩冰是否已经回来上班,如果没有,按道理她口中所说的生理病,按道理不应该这个样子。
商城里人员很多,售货员不断的穿梭在人群中,不断的给客人讲解和售卖,向北仔细的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实有很多让向北觉得可疑的人员,这些人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但是,每每都会不自觉的关注这周边的情况,他们应该认识向北,这是向北进来以后有些人刻意躲闪他的目光,观察了一周,韩冰还是没有来上班,那么可能就是有其他的情况,向北知道韩冰接受李显民的指派,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韩冰的休假应该与那个叛徒有关系,来到二楼,向北很自然的看着身边的货架,上面货物琳琅满目,很自然的走到可以看到杂货铺的窗户附近,一个清洁员正在那里打扫卫生,当看到向北走过来的时候,那个人装作要去其他地方收拾,躲开向北的目光和深浅,向别的地方走去,刻意的躲避着向北,嘴角一笑,应该就是这个人了,挡住了那个人的去路,当看到被人挡住去路,这个人的身形明显一震。
“你好,我问一下,你看到这里有个售货员,叫韩冰的吗?”向北从上到下打量着眼前这个青年人,从他的身形上和走路姿势,以及手的宽厚度,和脸上的一闪而过的表情,向北猜测这个人一定受过训练,军统的人无疑了。
“哦,这个不清楚,已经好几天没来了,说是生病了,您要是找她可以去她家看看”那个人抬头看着向北,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慌张,然后恢复正常,像平常人说话一样,然后说了一句就一遍扫地一遍离开了向北的面前。
向北看了这个人的背影,记住了这个人的样子,这个人应该是看出来什么,不能留,要想办法把这个人给解决掉,这是向北看到他以后产生的想法,商城里人多嘴杂不适合动手,只能等到他下班,把他解决掉。
从商城出来,向北决定傍晚与那个张三好好谈一谈,让他出面帮助自己去查探一下,寺庙里是否有异常,也查看一下那个叛徒是否就是藏逸在那里,让张三去办这件事,向北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但是总比让薛子文他们直接面对的好,向北再赌,赌这个叫张三的人真如他口中所说,是个讲义气,有事可以帮忙的那个人,所以向北决定晚上带着东西去找一下这个张三,让他出面。
禁闭室内,李飞躺在床上,桌子上放着吃剩下的饭菜和酒水,这些事向北让送进来的,李飞很感激,当这些东西被送进来放在桌子上,并交代这是向主任交代买的时候,李飞异常的感动,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向北竟然能对他伸出援助之手,目前向北对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李飞心想时候一定会报答一下向北,但是现在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如何自证清白还是等待他人帮忙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李飞也有一丝疑虑,就是出现这个意外以后,站里面其他人会怎么想,李显民的态度是什么样子的,还有就是特派员的态度都决定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命运,脑海里不断的想着事情的前因后果,究竟为什么,突然之间的电话,引自己出去见面,然后向北,张言他们的合适时间的出现,以及过后排查发生的爆炸,李飞总感觉这就是有人在故意制造事端,而且这个人可能就是内部的这个缄默者。
究竟是谁要这么着急陷害自己呢?而且这个人必须要了解站里面的全部事情,思前想后也就那几个人,本来向北有嫌疑,但是这段时间的种种,让李飞对于向北很大的改观,包括这次自己被关禁闭室,向北的态度,让李飞都另眼相看,那么张言也有可能,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这个副站长了,从李显民的话中,目前就他和向北被谈过话,按理应该是就向北直接谈话了,自己属于被迫行为,因为要自己执行南京方面下达的指令,所以李显民才答应用副站长这个位置来诱使自己去执行计划,张言掌握着站里的情报系统,电话的监听,如果是他安排的这一切,也有可能,目的就是不让自己去参与那个计划,同时也就间接影响自己副站长这个职位,李飞思前想后这个想法确实符合事实,但是,当时去酒楼是他们三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李飞准备让外面人找一下周前军,只要他能证明去酒楼是谁的主意,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陷害自己的人,如果真的是张言,那么自己的猜想就完全正确,这就是因为一个副站长引起的陷害时间。
“来人啊!我有事情”李飞想罢坐了一来冲外面喊道。
校园武神
“李队长什么事”听到李飞的喊话,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很客气的对李飞说道。
“行,我现在这个样子了还对我这么客气”对于外面这个人还能卑躬屈膝的叫自己李队长,李飞感觉很满意,至少对自己还是很尊重。
“应该的,李队长,向主任吩咐过了,不允许任何人在这个时候对李队长有任何的不良态度,并且还要好吃好喝,一切费用向主任给报销,有事您说话”那个人表示这一切都是向北吩咐的,让他们对李飞特殊关照一下。
“是吗?我还真有事情,你去把周前军叫来一下,我有事情找他”听到这个人表示一切都是向北吩咐的,李飞心里更加的感激向北,感激他在自己最落魄时候还能这样尊重自己。
“这个,恐怕不好吧!虽然向主任说让我们特殊关照一下李队长,但是您要是找人,我怕出了问题我担当不起啊!”对于李飞的这个要求,这个人有些为难,因为真的要是因为自己答应李飞的要求去把周前军找过来,万一出来问题自己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我都在这里了,还能做什么,只是找他有一些手头上的工作比较着急,让他过来我交代一下,帮我处理一下,放心好了,不会有其他事情的”李飞也明白,自己这个要求有些让人为难,毕竟自己现在属于看押状态。
“那好吧”想了一想门卫这个人还是决定答应了李飞的要求,出去找周前军。
看到门卫这个人离开以后,李飞回到了床边坐了下来等待周前军的到来,他要在周前军的口中了解一下,究竟是谁引导他们去酒楼的,而且时间这么适合的正好是自己与那个神秘人见面的时候,不一会,李飞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应该是周前军来了,果然不一会门被打开,周前军走了进来。
“李队长,听说你找我有工作要交代”周前军走了进来,看来一下屋子里的环境,然后看到了桌子上的食物与酒,对着李飞说道。
“是啊!来老周,做哪里,这些都是向主任安排别人给送进来”李飞注意到了周前军特意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后,开口对周前军解释道。
“哦,是这样,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呢!李队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听到李飞的解释,周前军也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因为当自己和向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旦谈起李飞,向北的态度通常都是不得罪人,对于李飞还是很肯定的。
“我这也是没办法,把你招过来,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李飞伸手指了指四周的,意思是想告诉周前军自己现在的处境很落魄。
“哎,也是,这里的条件够苦的”周前军叹口气,他也想不明白怎么李飞会出这种事。
“没办法,出事了,终究要接受处分的,找你过来我就是想要老周你,和我说句实话,当时你们怎么去的那个酒楼呢!如果你们没有出现,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李飞对周前军开口问道,他感觉周前军应该会说实话。
“应该是凑巧吧!当时我们本来是去别的地方,向主任过来找张科长,然后正好我也在,就顺便把我带上了,向主任的意思是去吃西餐,说是那家味道不错,正好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就早离开一会,然后张科长提议去的酒楼,当时我并没有什么意见,去哪里都一样,向主任的意思是那酒楼没什么好吃的,不如去吃西餐呢!但是张科长说是那里有好东西,我们就过去了,结果就看到你和那个人的见面情况”周前军并没有对李飞隐瞒什么,把自己所知道的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李飞。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明白了,好啊!”听完周前军的话,李飞就全明白了,肯定是张言无疑了,他监听了自己的电话,然后借由带着两个人去那里堵自己,好有人证,这个张言心够狠的。
“李队长,你明白什么了”周前军听李飞的话也是一头雾水。
“没什么,老周啊!我叫你过来就是想要问一下这个事情,好解开我的疑惑,现在疑惑没有了,谢谢老周啊”李飞从周前军这里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这样啊!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周前军一听原来李飞只是叫自己过来问一些这个问题,也并没有多想,看李飞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就走了。
周前军走了以后,李飞握紧拳头,嘴里唠叨着,好你这张言,为了一个副站长竟然算计我,等我出去的看完怎么收拾你,这个仇结定了,我也报定了,李飞此时极其愤怒。